马格兰门户网

SUV

【梁秀泉专栏】艺术,这样流行.衣服|那件

时间:2019-12-03 00:57来源:blog作者:admin点击:

艺术,这样流行

文/梁秀泉

妻病了,老万可为了难。

老万自小爱画画,结婚时就和妻讲:“俺是画癖,业余时间要画画。”妻说:“那好哇,你自管画你的画,家务事全是俺的。”就这样,老万一画20年过去了,却也没画出啥名堂来。妻鼓励他,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总有一天会出头的。不是有的画家的画在人死了以后才值钱吗?活着出不了名,死了给儿女留点纪念也好。

妻得病十几天还不好,脏衣服成了堆,老万要洗,妻说:“你不会,等我好了再洗吧。”可衣服越堆越多,连换的都没有了,老万瞒着妻子愣是把一堆衣服不分青红皂白,一古脑丢进了洗衣机,抓进一把洗衣粉,把水灌满。可洗衣机咋开呀,老万硬是急得抓耳挠腮不知道。心想,泡着吧,泡时间长了,脏东西自然就会掉,于是,他便又去画他的画。

画笔一拿,洗衣的事就丢到恼后了,第二天才忽地想起,呀!衣服还在洗衣机里泡着,于是赶紧去一件一件往外捞,当捞起一件妻的白上衣一看不禁傻了眼,白衣服成了花花的,被其他衣服的颜色染得一塌糊涂。自语道:老万啊老万,花一样的女人咋就跟了你?真他妈废物!这可是妻子最喜欢的一件衣服哇。这当如何交代?哎,有啦,先藏起来再说。挨熊是肯定的啦,但晚挨总比早挨好哇。

妻好了,要陪老万逛街,点名要穿那件白上衣,老万支支吾吾直摇头。妻说:“你这是咋啦?我自己去找。”可找了半天没找着,老万说:“就那件。”心里话,挨熊的伟大时刻到了。老老实实低头认罪吧。没想到妻拿起那件衣服反而乐啦,笑着说:“老万哪,不愧你画了这么多年的画,洗衣机都会帮你画,多漂亮啊!就穿它啦。”说着,穿上衣服拉着老万就走出门外。

商业大楼门前的广场上正在搞服装表演,模特们在T形台上迈着猫步,扭着细腰穿梭般你来我往,吸引着好几千人观看。妻说:“咱不看这个,光屁露腚的啥东西?”老万说:“看看吧,说不定能在服装艺术里汲取点什么营养,艺术相通嘛。”说着,拉着妻的手挤到了台前。

不大会儿,走来一位小姐,客客气气地邀请他们到后台去,说总经理有请。

老万夫妇一到后台呼啦就围来一帮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啧啧”称赞着妻身上那件衣服,总经理评论道:“左胸前这朵黑牡丹高贵而自然,它和右胸的大片空白形成了强烈的不对称美,衣袖上的条条花纹,似溪中流水,又如花藤缠绕。整个设计风格,既有中国画泼墨大写意得底蕴,又有西洋抽象派的变形与怪异,还有传统蜡染的意境,绝,绝,真是绝呀!”总经理赞扬一番之后问:“这件衣服在哪里买的?”妻指着老万说:“他的杰作。”“ok”总经理恭恭敬敬给老万施了一礼,然后说:“能否让模特穿上展示一下?”老万看看妻,妻已开始解纽扣了。

出场前先有主持人神乎其神的大肆宣扬了一番,之后冷场五分钟调调观众的胃口,模特一出场,台下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年轻人肆无忌惮的吼叫,那场面不亚于刘德华到了现场。

这家公司花了3000元买下了这件衣服。数家媒体发了图片,介绍了老万的绘画创作历程;评论家的赞扬文章铺天盖地;老万压在箱子底下的画作被抢购一空;不久,老万成了省美协理事;高价聘书雪片样朝老万飞来。

大街上,流行着妻的衣,妻问老万:“想好了吗,到哪家去呀?

老万哪家也没去。他在苦苦思索,为啥艺术会这样流行开来……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