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格兰门户网

深陷对赌失败大面积裁员传闻 沪江香港上市计划告吹

时间:2019-05-07 11:23来源:daguan作者:admin点击:

  来源:IPO早知道

  据IPO早知道消息,于去年7月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的沪江,上市流程面临终止。若重启上市计划,需重新递交申请。但深陷对赌失败、大面积裁员传闻的沪江,近日重启上市流程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C叔最大的感触是,2001年5月,伏彩瑞创办的沪江语林网(沪江的前身)从上海起步;18年后,同样在5月,沪江可能遇到了成年途中最大的一次考验。

  根据港交所此前披露的数据,沪江于2018年7月3日向港交所正式递交上市申请,11月22日通过了上市聆讯,并于12月7日提交了招股书。至此,沪江上市流程已经耗费半年多时间。

  此后,便再无关于实质性进展披露。要知道,根据瑞恩资本的统计,2018年在港交所上市的152家企业的平均上市周期为67个工作日。

  按照港交所的规定,今天,也就是5月7日前,若沪江无法更新申请或挂牌上市,本次的上市之路就走到了尽头。

  截至今晨,港交所网站上关于沪江上市进展的最后更新日期依旧定格在2018年12月7日。换言之,沪江上市失败已成事实。

  亏损幅度放大

  这已不是沪江第一次与上市敲钟失之交臂:2012年,沪江便表示具备上市条件,但为选择“进入互联网行业”放弃上市;2015年,创始人伏彩瑞表示准备登陆A股战略新兴产业板,后因“战兴板”被取消再次搁置。

  沪江创始人伏彩瑞

  沪江上一次为上市计划发声是在今年3月6日,彼时沪江表示公司仍在上市进程中,由于资本市场的震荡导致影响了香港市场新股的发行工作,公司会根据国内外资本市场状况择机进行IPO。

  去年12月后最新的招股书显示,沪江自2007年起共完成9轮融资,融资总额近17亿元。其中,2015年的10亿元D轮融资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Pre IPO融资,如果按照3-5年的退出周期来看,现在也正到了沪江给予投资者反馈的时候了。

  根据招股书,沪江在2015-2017年的亏损分别为2.80亿元、4.22亿元、5.37亿元,累计亏损12.4亿元。而在2018年的前8个月,营收和亏损分别为4.36和8.63亿元,这一亏损已远超2017年的数值。

  对赌

  面对如此巨额的亏损和资本方的推动,沪江不得不开始从多个方面开始降低成本。

  2018年年底,一封署名“集团CEO、总裁办公室”的文件率先流传出来,文件表示公司核心管理层集体降薪20%-50%;所有高管贡献出独立办公室,用于业务拓展、协同办公或会议室;同时内部进行了人员调整,包括唐小浙卸任集团CTO、曹建卸任总裁办主任、唐红浙卸任集团高级副总裁等。

  紧接着,今年3月6日,一张关于沪江因“对赌上市协议失败大面积裁员95%”的截图开始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传播,截图显示沪江市场部、督导部、教师及所有高层皆被辞退。沪江随即回应道并不存在对赌协议,针对亏损业务线进行优化调整。

  多名沪江内部员工透露,没有盛传的95%那么多,但事实上确实有近千人的裁员。

  就在这个五一假期前夕,又有数名沪江前员工在脉脉上表示离职时承诺的、本应在4月底发放的赔偿金及13薪并未收到。

  不过,目前在BOSS直聘、拉勾网等招聘网站上,沪江的招聘人员依然在放出新的岗位并寻求应聘者。

  对赌协议是否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沪江方面否认了对赌协议,皖新传媒披露的公告中曾有这样一个细节,其在2015年10月与沪江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以1亿元的价格认购26.67万股,占沪增发后的总股比例的1.43%。

  显然,这一数据与招股书中的信息吻合。招股书显示,D-1轮系列投资者以每股的认购价格为375元人民币。

  更引人注目的则是那条回购条款,即除不可抗力之外(包含且不限于国家政策及上市排队因素),如沪江未能按时在2018年底前完成上市发行(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战略新兴版),沪江需以回购价格对投资者持有的股份进行回购,价格为投资金额加上按年息10%复利计算的利息之和。

  毫无疑问,不论其他轮次和股东的条款如何,至少与皖新传媒的这个交易确实存在有对赌的意味。

  新东方在线(10.88, 0.08, 0.74%)的反超

  当然,内部架构和资本方的压力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商业模式的优劣才是真正左右公司价值的要素。

  其实在沪江最初上市计划中,CCtalk并不属于上市的业务板块,而是以沪江网校独立上市。不过,由于沪江网校作为一个B2C的产品,盈利模式单一导致天花板不高,增速放缓;反之,CCtalk可以理解成一个C2C产品,有着更多的拓展空间和想象力。

  从数据反馈来看,2017年和2018年前8个月CCtalk分别给沪江带来了52.1万元和409.2万元的收益。2017年CCtalk的MAU为227万,付费用户25.53万。不过,如果以2017年前8个月和2018年前8个月相比,自有网校的MAU仅仅从848万增加到860万,CCtalk的MAU则从192万增加到了352万,几乎增长了一倍。

  CCtalk并未能成为沪江的一部引擎

  微不足道的收益却不能抵挡沪江在营销成本的大幅铺张,因为这也是培育市场和获客的必要条件。2015-2017年这3年里,销售及分销开支分别占到总收入的132.2%、115.3%和106.1%,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延缓了沪江的盈利情况。

  花100元的销售成本,能带来的收入还不到100元。投资者需要看到未来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可能性。

  烧钱获客,未能形成良性运转

  尽管增长疲软,自有网校依然是现阶段沪江最为依赖的收入来源,客群覆盖白领、K12、大学生等。2017年网校的收入为5.54亿元,2018年前8个月的收入则为4.27亿元。

  艾瑞咨询今年2月发布的《淘金时代结束: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研究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的规模已达2517.6亿元,付费人数达1.35亿人。包括7个(拟)上市企业和11个D轮及后期企业,其中前4名共占据6.5%的市场份额。

  此前,新东方在线的内部人士曾发出过这样一个声音,“虽然沪江早一步提交招股说明书,但谁最后是港股第一家在线教育股还说不准”。当新东方在线在3月28日正式登陆港股后,这一答案便已揭晓。

  C叔想说的是,如今,沪江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能摆脱各种负面新闻的缠绕,在这片在线教育的红海中厮杀出来,哪怕是仅仅为了登陆资本市场,也值得继续观察。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