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格兰门户网

李修文携新书《致江东父老》分享:作家首先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生活中的人|HPHJR

时间:2019-10-08 10:12来源:wylbx作者:admin点击:

本文原标题:李修文携新书《致江东父老》分享:作家首先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生活中的人

本网今日讯

楚天都市报10月8日讯(记者徐颖 通讯员杨涛 张蓓)10月7日下午,湖北省作协主席李修文新书《致江东父老》武汉分享会,在时见鹿书店举行。

李修文分享新书创作心得

在新书《致江东父老》里,李修文记录下很多身边平凡的、常常被忽略的典型中国式面孔:落魄的民间艺人、与孩子失散的中年男人、过了气的女演员、流水线上的工人,靠歌唱获取勇气的穷人……作者写下他们,写下生活的挣扎,挣扎中的力量、勇气与情义。

李修文和张执浩分享两人曾一起在长阳一座“孤岛”上与猴为伴的难忘写作经历

当日,《汉诗》主编、湖北省作协副主席张执浩,画家李蕾,中央戏剧学院学生陶宇,武汉大学真趣文学社的同学参加了分享会,分享自己阅读《致江东父老》的感受。“江东父老从来不是别人,是我们记忆深处的父老乡亲,是我们前行路上的同伴和亲人,是那些在生活中挣扎的人,也是我们自己,是所有人。”

来自孝感的读者分享自己的阅读感悟

有读者从《致江东父老》中读到了“慈悲”,与作者分享。李修文说,他一直想要用写作表达,此时此刻的中国人身上、独特的、不能被混淆的面貌是什么。“如果我仅仅用一个词汇去描绘它,有可能会矮化它。”那种贾宝玉要出家,贾政在一片风雪中最后一次见儿子时的慈悲,林冲在大雪纷飞中剧烈地喘息着,终于安定了自己的慈悲,这些中国典型的文化场景,依然像明明灭灭的灯盏,跳荡活跃在我们此时此刻中国人的生活中。“我有没有可能通过我的写作,把它拽近到我们的近旁来,这是我写作时最深的感受。”

来自中央戏剧学院的学生陶宇分享自己的阅读体会

相比较与前一部散文集《山河袈裟》,《致江东父老》不同又在哪里呢?李修文与媒体和读者分享说,写《山河袈裟》时他有一种强大的写作冲动,写《致江东父老》时他更加的冷静、克制,更加注重如何给每个人物最合适最体面的呈现方式,一些篇章的布局构思经过了反复的思考。他说,“光有一颗真心、一颗叛逆之心是不够的,还要有使之体面、合理呈现的本领。每一篇文章的写作背后,是哽咽的,是嚎啕的,还是沉默的?在写每一篇文章的时候,想象文章的结构是一片森林、一片荒漠、一片戈壁,还是一座夜晚的庭院?这也很重要。”

李修文为读者签名

不少读者关心李修文作为专业作家、影视编剧监制的双重身份,对此,李修文表示,“对于我来讲,我首先要把自己还原为一个货真价实的生活中的人,知道此时此刻的人间是多么宽广和阔大的人,我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有动手能力的人,而不是关在书房里、被过度的专业生活阉割掉的人。影视这件事,需要我经常出门,需要泥沙俱下地去和人打交道,经常忙活了半天一件事都干不成,这样的场域中,赋予我除了创作之外的别的动手能力。”

他说,古代文人和文章的领域从来都是十分宽广的,从没有人是专业的作家,每个人都在生存,他们留下的诗篇文章是他们生活为人的证据,而不是他们活着就是为了写作。

当日,张执浩在分享会上表示,他最佩服李修文的两点,一是他不被生活所击垮的强大的意志力和写作的纪律;二是他每个阶段创作的文本的有效性,从最早的小说集《心都碎了》非常先锋的写作,到长篇小说《滴泪痣》《捆绑上天堂》的万般柔情,到影视创作《十送红军》的大主题,到《山河袈裟》《致江东父老》的生活中实实在在的“人民”。

“我亲眼目睹过李修文万箭穿心的时刻,他走投无路、对自己的写作抱有深深怀疑时的情状。《山河袈裟》《致江东父老》所写下的每一个字、词、每一个人物,与他20多年来颠沛流离的生活息息相关。”张执浩说。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