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格兰门户网

河北省石家庄一建天润广场发生安全事故致人重伤赔偿款两年未到位究竟谁之责?!辛集市|公司

时间:2019-12-03 00:53来源:blog作者:admin点击:

本刊记者葛燕楠

近日,本刊接到群众李银国的实名求助信称:2017年5月4日,自己在石家庄一建天润广场(辛集中央商务区)上班中,因室内无任何提醒标志和任何安全防护,不慎从三楼跌下二楼,导致身体多处重伤,两年过去了,因公司故意推脱,应有的赔偿还未到位。就此,记者于2019年6月4日驱车前往辛集市进行调查采访。

反映人李银国

石家庄一建天润广场安全事故致一人重伤公司故意拖欠补偿款长达两年整

李银国向媒体的求助材料

6月4日上午,记者来到辛集市见到李银国,保定市阜平县人,他向记者说:“2017年5月之前,我在石家庄一建公司下属的天润新集中天建筑公司上班,2017年5月4日,在石家庄一建天润广场(辛集中央商务区)上班中,因室内无任何提醒标志、无任何安全防护,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不慎从三楼跌下二楼,造成头部重伤开颅,肋骨5根骨折,肩部骨折错位,肾脏移位等多处重伤。事故发生后,我多次与公司交涉,公司负责人候石钢和包工头闫胜利承诺,先看病,后面的事协商解决,伤好以后,给与赔偿。住院后一年多时间里,公司分5次给了不到2万元生活费,公司承诺的事故赔偿问题确迟迟未得到处理和解决。公司负责人经常以有事为由,拖着不办,事故处理至今没有任何说法和赔偿。”

李银国事故发生后辛集市急救站院前急诊病案记录

李银国又说到:“我从住院到出院至今快两个年头了,身体不但不见好转,而且越来越糟糕。半身麻木、没有知觉,经常头晕,多次摔倒,不能从事任何劳动。由于身体不能自理,两年没有任何经济收入来源,生活起居还要靠家中80岁的老母亲照顾,家庭生活陷入极度贫困。”

辛集市第一医院入院记录

辛集市第一医院住院记录首页

辛集市第一医院出院记录

另外,李银国于2019年3月份委托律师事务所进行司法鉴定,包括伤残等级、务工期限、护理期限及人数、营养期限、后续治疗费数额等,预期金额达到数十万元,而天润新集中天建筑公司负责人所承诺的补偿款至今杳无音信。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入院记录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住院病案首页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手术记录

事故发生地

辛集市城建局安监站:没有接到事故上报信息赔偿问题应找劳动部门

6月4日下午,记者首先来到辛集市宣传部报道,然后到辛集市城建局采访,办公室人员让记者去安监站了解具体情况,孟负责人接见了记者。

记者说:“李银国在石家庄一建天润广场发生事故重伤后,一直在找开发商要赔偿款,因为这个工程项目是层层转包的,谁是真正的大老板,他都没见过,民工层次比较低,他只找了包工头,包工头老是说给他解决这个事儿,但一直拖着不给解决,也不敢找当地政府,怕政府说他是非法上访,把他抓起来。我们来这里就是想问下当时出了这个事故,到底上报了没有,还有劳动保险,到底是入了没有,入的话到底赔了没有?当时公司负责人说是先看病,后面再赔偿,可现在时间这么长了,伤者生活不能自理,伤残鉴定到6级了,一点也没有给赔偿,今天李银国还给公司负责人打电话,可一直没人接,我们也希望当地政府可以合理解决下这个事情。”

孟负责人说:“这个事情我们先了解下,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得给我们时间去调查。”负责项目的王主任说:“我们不知道这个事情,要是知道了早就处理了,我们要启动个程序去调查,这个事情得双方当面沟通,李银国这个人所说的是不是事实,这个得经过调查之后才能知道,我们得需要时间去调查。首先,李银国这个人得到场,双方坐到一起对峙,政府部门是公平的。”

王主任又接着说到:“没人给我们说这个事儿,我们都不知道,你们采访的不能作为证据,你们不能偏袒弱势群体,国家是有法律规定的,双方得坐在一起,我们见过很多这种事情,不能说你们采访的就是事实。另外就是他为什么一直找那边的公司,不上主管部门来,这里面准就有什么事情。”

记者问:“他这个算是工伤吗?”王主任说:“这个事儿你们说了不算,我们说了也不算,我们要求的是第一时间看事发地点,能不能确定就是在那里出的事故,这个得有证据。我们不会对任何一个人说的话轻易相信,双方提供出证据后我们才能相信,你们搞媒体的,也不要轻易发表自己的观点,我们从来不说谁对谁错,这里面有很多事呢,我们得去调查调查。”

记者说:“那你们去调查一下这个事情吧!”王主任说:“人不来怎么调查啊?双方得坐到一起才行,他不来,光你们来没用,因为你们不是当事人。”记者说:“那我们回去联系下,让李银国来这里,来了后希望你们可以把他这个事情解决了。”孟负责人说:“让他过来了找我就行”。于是,记者离开了城建局后马上联系李银国,说明情况后,李银国表示一个小时左右可以赶到辛集市住建局,记者随后给孟负责人打电话,孟负责人说明天或者后天等他电话,然后再让李银国过去,记者等待数日后未果。

6月14日上午,孟负责人给记者打电话说:“这个事故已经超过两年了,赔偿款不归我们这里管,应该去找劳动部门协商解决,我们这里管不了。”

辛集市城建局

辛集市天润新集中天建筑公司是否违法挂靠于石家庄一建公司?

挂靠在现行法律意义上主要是指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进行工程建设的行为。在建设施工和生产经营中,挂靠行为是被法律法规所禁止,但是该类行为仍旧屡见不鲜。另据李银国反映:辛集市天润新集中天建筑公司就是违法挂靠于石家庄一建公司,现在他连真正的大老板是谁都不知道。所以出了事故,不知道该找谁要赔偿,只能找包工头要,可包工头一直找借口推脱。

据悉,建筑领域存在许多租借他人营业执照、资质,借用他人公司名称的违法挂靠现象,在现场施工的一线工作人员,实际并不具有相应的资格或者技能,不但缺少安全保障设备设施,还欠缺安全保障意识,容易导致安全责任事故。

《建筑法》明确禁止挂靠行为,该法第二十六条明确规定“禁止建筑施工企业超越本企业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范围或者以任何形式用其他建筑施工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禁止建筑施工企业以任何形式允许其他单位或者个人使用本企业的资质证书、营业执照,以本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也就是说,一般建筑工程挂靠是属于违法行为的,辛集市天润新集中天建筑公司也不例外。

根据《建筑法》第66条规定,建筑施工企业转让、出借资质证书或者以其他方式允许他人以本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可以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司法解释》第4条也规定,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筑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134条的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

建筑行业的挂靠、转包、违法发包、违法分包,被认为各类质量安全事故发生的重要源头,也是各级政府部门重点查处的违法行为。辛集市天润新集中天建筑公司违法挂靠于石家庄一建公司,雇佣大量缺少相应资格或技能的一线工作人员,在施工现场缺少安全保障设备设施,工作人员欠缺安全保障意识的情况下,工人作业发生事故,承包方理应承担全部责任,及时给予伤者应有的赔偿,可两年过去了,为何赔偿款迟迟未到位,公司负责人一拖再拖,其中是否有隐情?

这起安全事故的背后折射出当前社会一系列的民生问题,政府理应成为弱势群体的依靠,救助弱势群体是社会的责任,更是政府的分内职责,如果政府不妥善解决弱势群体所反映的问题,可能会导致更多的社会不稳定因素。李银国目前失去了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家里还有80多数的老母亲等着赡养,补偿款何时才能发放到自己手上?

对此,本刊将予以继续关注报道!

责编:丽英(电话:010—65420087邮箱:[email protected]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